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七汏风电基哋并网方案炪炉

时间:2019-06-08 04:49:2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七大风电基地并方案出炉

作为国内风电并的主要实施主体,近一年来,国家电也因风电并问题承受着来自各方压力。

5月28日,在国家电风电发展工作座谈会上,国家电把地方政府、发电企业和风电设备厂商都请到了会上,还请四个主要风电大省吉林、内蒙古、河北和江苏四省区发改委官员优先发言,讲规划,提问题,提要求。

目的就是要让地方风电发展规划与电规划更好的衔接。国家电副总经理舒印彪指出。近几年,风电迅猛发展,从中央到地方的风电发展规划也在逐级膨胀,导致电有时都不知道风电场建在那儿。

截至目前,国家电的风电接入和配套送出工程投资近400亿元,共接入风电1600万千瓦,但仍有部分风电场未能及时并。

还获悉,国家能源局近期正在组织开展风电接入电和市场消纳研究工作,还带队赴丹麦、西班牙等国家考察学习欧洲风电并消纳经验。

但是,对整个风电开发计划影响的,无疑是国家规划的七大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近期,国家电已完成了七大风电基地送出规划、消纳能力和消纳市场的分析和研究。

5月28日,国家电对外公布了七大风电基地2015和2020年接入系统及输电规划方案。

七大基地并规划

按照国家风电发展规划,哈密、酒泉、河北、吉林、江苏沿海、蒙东、蒙西七个千万千瓦风电基地将于2020年建成,规划到2015年建成5808万千瓦,2020年建成9017万千瓦,占据全国风电总装机容量60%左右。

由于风电总装机容量庞大,各基地均被冠以陆上三峡称号。但与总装机容量不匹配的是,大部分风电基地位于我国西北地区,当地用电负荷低,自身消纳能力弱。上述种种,决定了大部分电量需在更大范围进行消纳。

国家电提出了建设大基地、融入大电,以及由近及远、分期建设的总体消纳思路,并从2009年开始,组织国经研院、有关省公司和电力设计院对上述问题进行分析研究。

根据国家电研究人员介绍,蒙西风电需要在蒙西及三华电(华北电、华中电和华东电)消纳;蒙东风电在东北电及华东电消纳;哈密风电在西北电和华中、华北电消纳;酒泉风电在西北电和华中电消纳;河北电在三华电消纳;而吉林和江苏则在区域内电消纳。

但是据测算,2015年,七大基地风电省区消纳3708万千瓦,跨区消纳2100千瓦;而到2020年,省区消纳4854万千瓦,跨区消纳则大幅上升至4163万千瓦,这需建设大量远距离输电线路才能实现。

会上,内蒙古发改委的官员就要求国家电加快内蒙古三条风电外送通道的建设,以满足内蒙古远期3800万千瓦装机所形成的庞大发电量。

舒印彪表示,近期已通过优化京津唐电运行方式,将内非供热机组出力压低至运行极限,使蒙西电低谷时段送电容量从195万千瓦增加到260万千瓦左右,帮助内蒙古西部消纳风电。

按照输电方案,蒙西地区将通过查干淖尔、灰腾梁、桑根达莱500千伏站汇集1010万千瓦风电,390万千瓦通过锡盟至江苏直流外送,620万千瓦通过特高压交流通道送出。蒙东地区主要通过开鲁、珠日河、杨树沟门、松山500千伏站汇集风电外送。2017年建设赤峰-江苏800千伏直流工程,线路长度1700公里。

对于外送通道的高投资成本问题,国家能源局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认为,在建设外送通道上,应改变全额收购的思路,要有一定的弃风计划,使输电线路更经济。

他进一步表示,目前100万的风电装机,大部分时间出力只有40万-50万千瓦,而高负荷时段一年仅出现少数几次,所以如果以负荷来设计输电线路,显然很不经济。

与消纳与输电计划对应的是调峰能力。由于风电的不稳定性,远距离输电需与火电或水电捆绑。国家电计划在风电煤电资源富集地区,采用风火打捆方式联合外送;而对于无法捆绑的地区通过建设抽水蓄能电站来解决调峰问题。

具体目标是,2015年国家电经营区抽水蓄能电站规模需达到2100万千瓦,2020年达到4100万千瓦。

国家电监会输电监管部主任幺虹对此指出,抽水蓄能的成本代价还是很大,如果三北风电能与西南水电能互补互调,将能实现风能更大范围的消纳,也能增强电的调峰调频能力。

剔除无序开发

舒印彪表示,国家电建议将七个风电基地输电规划纳入国家能源发展战略和十二五电力规划,以实现风电并消纳规划的实施。

其实国家电的目的很明确,一旦规划能纳入国家战略和规划,相关输电工程和配套工程将能更容易获得国家审批而加快建设,以避免国家电再次因风电并问题受人诟病。

据介绍,目前风电项目与电项目审批脱节,国家和地方分别审批,先批风电项目,后批电项目使得一批风电场建成后无法及时并发电。

风电被地方政府钻政策空子分拆审批,但电项目无法分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参会人士告诉本报。此前本报在内蒙古、辽宁和广东实地采访时了解到,为加快获批,风电项目被分拆成若干个5万千瓦的小项目由省级发改委审批是普遍存在的现象,这也是风电规划逐级膨胀的原因所在。

由于与国家规划相背离,这些项目建成往往无法及时并。内蒙古科左中旗风电办主任杨木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就表示,目前分拆审批的空间越来越小,关键还是得取得电的并许可。

舒印彪指出,目前在风电规划建设方面,存在部分省(区)风电发展规划不确定、经常调整的问题,导致电建设无所适从,风电场与电建设不协调。

史立山也表示,目前风电还存在无序开发问题,究其深层次原因是地方政府受利益驱动,很多地区都把风电当成新的经济增长点,使得同质化发展严重。

国家电希望国家相关部门下一步能严格风电审批程序,杜绝风电拆分建设,以促进风电场建设由分散无序向规模化、集约化发展。

除此之外,风电工程与电工程建设工期不匹配,也是造成并难的原因之一。据介绍,风电项目建设周期短,通常首台机组建设周期仅为6个月,全部建成也仅需1年左右;而电工程建设周期长,输电线路需要跨越多个市县,协调工作难度大。220千伏输电工程合理工期需要1年左右,750千伏输电工程合理工期需要2年左右。

所以,对于七大风电基地中需要跨省(区)消纳的风电,国家电建议由国家主管部门统一核准,提前安排电建设项目,以确保千瓦风电基地与电工程配套建设、同步投产。这其中也需要建立厂协调机制,使风电场与电企业也能有机衔接。

实际上,风电跨区消纳还存在另外一个需要平衡的问题,就是为接纳区外清洁能源,中东部负荷中心地区需要统筹本地和外来电源的比例,控制火电建设规模,同时加快调峰电源建设,预留市场空间,提高接纳风电能力。

软件开发
前端小程序开发教程
小程序怎么制作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