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留香雪地上的人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0:28:3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金刀王洛家辉带着一身重伤,携回一个令天下人悲恸欲绝的消息。  除夕夜,北邙山,李天一惨死。  这次随金刀王一同前去的江湖好汉分为五路:西子湖畔洛家三十六人;绍兴府小越王与手下二十人;四方绿林会好汉十八人;秋水剑张凤仙与好姐妹红衣仙子王管管;还有一路为小手段宁家、名剑堂梁家、不见光习家共九人。  守着北邙山翠云峰的有三方人马:宋真宗御下高手西门孤月,与他的竹园五十四名忠仆;开封府尹包黑子座下四魔神张龙、赵虎、王朝、马汉;忠义帮帮主肖独秀与六十三名帮众。  这一夜过去,黎明时,只有金刀王、小越王、王管管,小手段宁家的宁无心与不见光习家的习太平,离开了翠云峰的上清宫。  滴水花坪附近,漫空的霞光将洁白的花朵镀上一层光晕,花儿因此显得更加艳丽无双,空旷的四周显的格外平静,且有一股神圣的气息笼罩。  一个红衣女子抱着染血的手臂跌跌撞撞的冲入花丛,随后两名男子也跑到她身边坐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  “王管管,当务之急是养好伤,张凤仙落在他们的手里顶多是下了牢狱,有包黑子在不会有所损伤。该操心的反倒是洛老爷子,他进了琉璃殿,不知道皇帝与李掌教说了什么,只怕是有性命之忧,竹园少主西门孤月又怎会放过他?”  “宁无心,你说的倒轻巧,凤仙姐姐天人般的容貌,忠义帮的那些粗人要是冒犯了她,天哪,想想便让我揪心,我真不该独自逃出来的!”  “就算你留在那儿也顶多是陪她一起受辱,能有什么办法?”  这句话说的惫懒无比,习太平胸口一个血洞被包扎妥当,血色尽现。他脸色苍白的看着朝阳,接着说道:“如今只能请少林方丈了悟大师去找肖独秀,或许还能有所挽留。”  宁无心皱着眉头道:“这么多兄弟都惨死在上清宫中,却还是无法救出李掌教,我们又有何脸面去少林?”  王管管生气的道:“大家都尽了全力有什么丢脸的,该丢脸的是他们,只会说什么不要冲撞朝廷不要冒犯天子。哼,我看还不如去请不死帮出面呢!”  宁无心与习太平听到不死帮便如死一般的寂静,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花海中血味弥漫,霞光不在。  “喂,你们怎么都不说话?”王管管自从下了天山,进入中原武林不过才一个月时间,会加入这次行动是因为她的师傅漫天银雨蓝慧欣有一位至交好友,这些年两人甚少联系,可交情却十分深厚,她托这位好友照顾自己的弟子。可惜好友华山隐士早已不过问江湖事,无奈下只能让自己的徒儿代为照料,这位徒儿便是秋水剑张凤仙了。  事有凑巧,正好张凤仙接受小越王的邀请,一道带上了王管管。  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能闯出红衣仙子的名号,王管管的武艺自然是高强,可论到江湖轶事,武林隐秘,与一些正道忌讳,懂的却少的可怜。  习太平拍了拍身子,服下了一粒药丸,对她说道:“你了解不死帮?”  “当然!”王管管挑了挑细长的眉峰,“我经常听凤仙姐姐提起,不死帮有四堂,分为清风、骤雨、惊雷、急电。不死帮众各个急公好义,打抱不平,甚至为了公道可以牺牲性命,做出的壮事数都数不过来!我佩服的就是傲阳,斗长生道,闯酒池肉林,破形意门四象阵,传闻他桀骜不驯,面见皇帝不曲膝不弯腰。啊---,要是让我见见他多好!”  “狂士无双怎悲凉......”宁无心轻声的呢喃。  习太平拦住了王管管的话头,“你知道吗,前阵子傲阳一口气得罪了少林,上清宫,铁血帮,碧落盟,万宝楼,轩辕庄。”  “不可能!”王管管不顾身上的伤跳了起来,指着习太平说:“你胡说八道!天下谁不知道傲阳跟少林广善大师学过罗汉拳,和李天一道长学过平江指,与铁血帮的沈重阳是结拜兄弟,和碧落盟的娇娇也有暧昧关系,万宝楼的财神猫,轩辕庄的少庄主明镜子,与他是至交好友。他为什么要得罪这些武林正道帮派?”  习太平冷笑着摇头,一边的宁无心无奈的道:“他太狂妄了,一心要保下凰后谢玉亭。”  王管管大吃一惊,这谢玉亭自号凰后,在江湖上是鼎鼎有名,她出名的不是武功有多高,而是她的容貌,传闻见过她的男人,没有不动心的,当然王管管不信,哪有女人能长成那样的,漂亮也不能当饭吃呀。这谢玉亭如今已是中年,早些时候仗着一身媚功,到处惹祸,甚至连少林的大师都去勾引,害的这位大师身败名裂,自绝于少室山。这一事使的少林那些不走江湖,整日只是吃斋念佛的大师们集体愤怒,派出三名戒律院武功的弟子,去擒拿谢玉亭。  如同这样的事也在许多大派发生过,这些年谢玉亭倒是消停了,可不知近如何,竟又出现在江湖中。  正想这事会引发的后果,忽然听到前面传来声响,王管管急忙伏下身,身边的习太平和宁无心也已躲藏起来。  那是一队人马,领头四人生的人高马大,一身红黑色的官服,腰上挂着钢刀,行走间虎虎生风,一望便知是武功高强之辈。  “糟糕,是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王管管小声的说道。  宁无心道:“我们分开走,别惊动他们。”  三人悄悄退去,王管管独自跑入林间,心中念起,想到凤仙姐姐如今不知怎样,不如现在去探探消息。  当下也不迟疑,她返身赶去,远远的吊在那队人马身后。  她也不敢跟的过近,身上的伤不亦动手,若是被发现就糟糕了。  走走停停,不时便来到一处茶铺。荒郊野外,一对老夫妇就近住着,山中猎物倒多,可年迈体衰,如何打的动。只能做些买卖,图个温饱。  整个铺子简单的三张桌,每张桌边放了四条凳,木面干净,茶具无尘。当王管管躲在树后看时,这队人马已坐满,余下几人边上站着也拿着碗海喝,想是一路渴极。  “咕噜”,王管管心里懊恼,想着,我也渴啊,这打了一个晚上,到现在都没喝过水呢,哎,怎么办呢?  她到底是个女子,想喝水的念头一起,再也止不住,看着那边喝的痛快,心里更气,正郁闷的时候,边上递过来一只水袋,鼓鼓囊囊的,她吓了一跳,被人就身边站着都不知道,这如何得了?  “姑娘别怕,看姑娘的装扮想是江湖盛名远播的红衣仙子王女侠了。”提着水袋的是个青年,长着一张娃娃脸,眉目清秀,微笑起来显的十分可爱,两个酒窝甜甜的,再看他的身高,和王管管差不了多少,如果换一身女装,怕是不仔细分辨不出男女。  换个凶神恶煞般的人怕是王管管立马就拔出长剑,挥将过去,可面对这个青年,她却是怔了一怔。  “你是谁?”  “我是施小燕。”  “永飞鸟?”  “永飞鸟。”  王管管张大嘴巴,差点喊出声来。  一边喝水。  “你怎么在这里?”  “上清宫发生这么大的事,我们不能不来。”  “你们堂主呢?”  “上个月他带着众兄弟外出,本约定在这里汇合,可能有事耽搁了吧。”  “就你一个人来?”  “还有几十个兄弟,正赶过来呢。”  王管管将水袋还给他,说道:“太好了,凤仙姐姐落在了他们的手上,我们快去救她出来!”  施小燕惊道:“可是秋水剑张凤仙?”  王管管道:“不是她还会有谁!江湖上的人都知道肖独秀表面君子背地里是个淫贼,如果不赶快救她出来,那......”  正说着,茶铺后面的山坳转出一群人,看他们的穿着具是青色短衫,手中兵器不一,行走间乱糟糟的模样,领头之人手中牵着一根长绳。  “可恶!”施小燕怒道,原来那绳子上绑着一名女子,他认出是张凤仙,看她秀发凌乱,左腿上血迹斑斑,显然是吃了不少苦头。  “该死的肖独秀!”王管管双目圆睁,怒火喷射,拔出长剑就要冲出去。  施小燕也不拦她,飞身而出,紧跟其后。  那一群人反应迅速,一转眼就摆开阵势,不见怎么动静,两人已被围在其中。  王管管已是舞开了剑花,而施小燕抱着双臂,环视四周,一动一静间,只听得张龙喊道:“且慢动手!”  王管管那里管这些,就要冲过去救张凤仙。  拉着长绳的男子就是肖独秀,只见他冷笑着手上一拽,被点了穴道的张凤仙身不由己踉跄上前,也不见她动怒,平静的看着王管管,随后她见到一边的施小燕却是呆了一呆。  肖独秀道:“王管管,你可真是不怕死啊!你以为单枪匹马就能救出张凤仙?”  王管管骂道:“畜生,有本事和本姑娘单打独斗!”  只听得忠义帮的众人大笑不止,施小燕在一边看着张龙赵虎王朝马汉四人,微笑着道:“四位看着张女侠如此受辱,不怕包大人怪罪?”  张龙沉默寡言,赵虎却是莽撞的性子,骂开了声:“西门孤月将张女侠交给他们,居心叵测,就是我家大人也是无可奈何,我等又如何作为?”  王管管怒道:“枉我们在上清宫就是身死也不曾对包大人兵刃相加,他不配叫‘包青天’!”  张龙等四人一齐叫道:“放肆,您怎敢对包大人无礼!”  王管管道:“你们对我们有礼过吗?难道我们做的不对吗?你们为什么要阻拦,为什么要杀死与我们同去的兄弟,他们都有一腔热血,怀着江湖公义,你们说杀就杀了,岂有此理!”  施小燕也不理他们吵嚷,慢条斯理的从怀中拿出一块黑牌,往地上一扔,便竖直插在地面。  这牌长有一尺三寸,下窄上宽,正反面皆有红字。  “江宁不死帮!”肖独秀见了顿时大叫一声,让众人退开。  他只能看到正面,而马汉站的位置却可以看到牌的背面。  “惊雷堂!”  施小燕腼腆一笑,朝四方拱手道:“在下不死帮惊雷堂永飞鸟。”  张龙点头道:“原来是永飞鸟施小燕,我说怎么如此眼熟。”  赵虎道:“你们不是去燕云了吗?”  施小燕道:“何战爽约,堂主带着众兄弟去了少室山。”  这简单的一句话却是让所有人都沉默了片刻。  王管管心道,去少室山?傲阳这个时候去少室山做什么,少林不是要对付谢玉亭吗,他怎么能去少林?  肖独秀微笑着对施小燕道:“既然不死帮立牌,我等也不便多做争斗,你可以把红衣仙子带走。”  施小燕亦笑道:“我们惊雷堂也不想与武林同道拳脚相加,不过张女侠是我们惊雷堂众兄弟的好朋友,我们或许还可以忍,可是让堂主知道了,不知道他忍不忍的住。”  这个问题问出来,所有人又一次沉默。  张龙赵虎王朝马汉一打眼色,带着自己的人率先离开。  肖独秀面色铁青,双眼转个不停。  美色当前,到嘴的肉能放出去吗?  不能。  独孤傲阳是个会忍让的人吗?  长生道......  萧晚雨......  形意门......  他不能忍,只能我忍了。  耳中听到施小燕说:“王女侠,这里店小人多,我们走吧。”  走?  怎么能走?  走了,我怎么办?  王管管叫道:“不能走......”  “不能走!”肖独秀正好一起喊出口,两人表情都是焦急无比,却见施小燕正慢条斯理的将牌收入怀中,闻言腼腆的笑着,问道:“哦,不走,肖帮主请我们喝茶吗?”  “把,请把张女侠带走吧。”  王管管走在施小燕身边,觉的他好神奇。  小手段宁家,不见光习家都没有办法的事,居然被他三言两语就做到了!  施小燕看着眼前的岔路,对王管管与张凤仙道:“王仙子,凤仙,我还要去几处地方联络堂内兄弟,只能在此分手了。”  “啊?那你忙......谢谢你啊。”  张凤仙神情略有萎顿,却也展齿一笑,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后会有期!”施小燕点头说完,足下轻点已飞身而起,几个纵跃便没尽在路的蜿蜒中。  王管管有些失望的道:“这就走了啊,我还想多聊聊呢,凤仙姐姐,你怎么不谢谢他?”  “对不死帮,对惊雷堂,你永远不用提谢字,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应该做的。”  在洛阳城中小住了三日,这天,王管管捧着一束牡丹花,步入房中,客栈上等的客房中已是装满了花香,张凤仙笑道:“你呀,就是个孩子,房里的花未谢,怎么又买了这许多,回头钱用完了,又要哭鼻子问我讨要,叫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行走江湖呢?”  王管管诧异的问道:“怎么这么说啊?”  张凤仙手上拿着一封信,道:“不见光习家发来帖子,准备邀请武林同道一齐赶赴杭州,保住洛家上下。”  王管管高兴的道:“那敢情好啊!我们快出发吧,可不能让洛老爷子他们也被害。”  张凤仙苦笑着摇头,淡淡的道:“约定在洛阳十里外的张家村汇合商讨,可我担心时间上来不及,江湖上的宵小若得知了消息,怕是会先一步去趁人之危,洛家在江湖上也结了不少仇家,如今死了许多高手,连金刀王洛老爷子也受了重伤。我希望你能先赶过去,想来也会有武林同道明白这点,我不敢奢望大家族势力早下决定,但我们总要有个准备,你过去了,一般的人对付起来能尽些力,就是......”  王管管摆了摆手,吹嘘道:“你放心啦,就算是遇上了高人,我也能斗他三百回合的!” 共 21778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硬而不坚的治疗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治疗青少年癫痫病哪里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退房须知 商户入驻性小程序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