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荷塘征文乡村异事三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3:51:2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桃花红了,桃花红了......”随着一阵孩子们的欢叫声传来,大院里的人们便知道春天来了。而每年一到这时,三婶婶便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了床,忙忙碌碌地做完家务事后,就上了山。  上山干什么呢?当然是采集桃花枝了!只见她在桃花从中,左看右瞧,精采细摘,不一会儿就采集了一小捆,然后就看似很满意地端详了一阵,微微地一笑,便下了山。  回到家之后,她便洗漱打扮了一番,然后从箱子里小心翼翼地取出来两个大花瓶,放在了篮子里,再随手把采集来的桃花枝往篮子里一放,挎着就来到了“奶奶庙”。  奶奶庙,是村子里人们的俗称,它其实叫做“碧霞宫”,是专门供奉送子娘娘曹奶奶的一处庙宇。据说奶奶庙十分灵验,十里八村附近想生儿女的人们都要来此祈告,因此香火旺盛的很。  三婶婶来到奶奶庙之后,便用花瓶在庙檐下的大水缸里盛满了水,把采集来的桃花枝分为两份插进瓶子里,然后就一左一右地放在了曹奶奶佛像前的供桌上。放好之后,又细细地看了一下,便双膝跪在了供桌前的蒲团上,念念有词了一阵子后,虔诚地拜了三拜,当然,拜完起身的时候,总是忘不了在那个曹奶奶怀里的金童的屁股上摸一把,才收拾起篮子,心满意足地起身回到了家里。  三婶婶是大院里破落户地主侯东生的老婆。她的本名叫做桃花,十八岁的时候,长得水灵灵、嫩生生、像花儿一样的她,由于家庭太穷的缘故,便早早地嫁给了同村的一位庄户人的儿子,没想到,过门没三天,丈夫就得了急性病死了。后来又改嫁了一位煤矿工人,结果好日子过了不到两年,第二个丈夫在那场震惊全国的“五九大爆炸”事故中,也死在了井下,据说,连尸体也没有找到。于是,人们就传言,说桃花是个“妨主货”,是“狐狸精”转世,专门吸人的元气,谁找上谁死,因而桃花就没人敢要了,甚至于连个媒人也没有。  后来,本村的一个叫做东生的光棍汉,是村里的一个破落户地主的儿子,由于家庭成分是地主,又没有好房子,好吃懒做的,三十大几都娶不过媳妇,一听说桃花没人要,便找人去提亲,人们便问东生:“你不怕找上桃花后出意外?”可东生却说:“不怕,即使死了也愿意!”于是在人们的撮合下,桃花也就委屈地跟了东生,住进了大院的一个破窑洞里。  东生在家排行老三,于是人们便跟着叫桃花为三婶婶。  说来也奇怪,自从三叔找了桃花之后,非但没有被桃花妨死,反而变得勤快起来。没几年,日子就过得红红火火起来,房屋也翻新了,家具也添置上了,还买了一台半导体收音机。哎呀,那时候,全村也就是大队部才有一个公家配置的喇叭,私人家庭的人们别说买了,想也不敢想,村里的人们那个眼红的呀,把个三叔嫉妒的够呛。  可是,日子是好过了,三婶婶的心事却很大。什么心事呢?当然是孩子的心事了。眼看着过了五年了,三婶婶的肚皮还是不争气,没有一点鼓起来的迹象,尽管三叔每天夜里恩爱有加,卖力地“耕种”,可是无论如何,就是怀不上。虽然三叔安慰说:“没有就没有吧,也许是命中注定的。我不在意你会不会生孩子,我只在意你开心不开心。”一席话把个三婶婶感动的呀,那是哭了又笑,笑了又哭。但是,三婶婶还是对自己不原谅,她总觉得一来对不起三叔,给人家留不了一个后;二来作为一个女人,也总想尝尝做母亲的滋味。于是她便整日打不起精神来,愁眉苦脸地时不时就无端生气。  那时,村里的人们思想落后的很,每逢遇到一些疑难杂症或者意外之灾的时候,便会找神婆子算卦,求神解灾。于是,在人们的鼓动下,三婶婶也就带了一篮子水果,二斤糕面,还有一包点心,去了神婆子家。  神婆子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寡妇,长得妖里妖气,特别是头上戴着一朵大红花,这让三婶婶暗自感到很好笑,但是,因为有事求人家,也只好忍住了笑,不敢显示在脸上。  问明来意后,只见神婆子在炕上浑身抖动了一会儿,然后就眯着眼睛、扯着嗓子唱了一段话:  天灵灵、地灵灵  我是那九天玄女娘娘下凡尘  凡人的心事我已明  都怪怨你前世不敬神  年轻人间受磨难  年老福报享不尽  要想得到好儿孙  奶奶庙前献花瓶  佛前叩首心虔诚  桃花开后金童生  ……  唱完以后,口吐白沫,往地上扔了一个铃铛后,一个愣神便醒了过来。然后给三婶婶讲解了一番后,就下了逐客令。  从此后,三婶婶便每年在桃花红了的时候,上山采集桃树枝,然后就用花瓶盛水,把桃树枝插好,献在了曹奶奶的供桌上,当然免不了叩了无数个头,祈祷了无数次自己的心愿。一直等到瓶子里的桃花开了、桃花凋谢了,才收回自己的花瓶,等到来年再重新供奉。  虽然,到今年为止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肚皮还是没有鼓起来,但是三婶婶却毫无一点怪怨,一直还在虔诚地做着,她总是对那些讥笑她的人们说:“心诚则灵。”    【二】  “桃花开了,桃花开了。”当院子里的孩子们,欢快地跑动着、跳跃着,举着一支支盛开的桃花枝嬉笑打闹的时候,大院里的人们便知道,清明节来了,该给老祖宗上坟填土了。  像往常一样,今年,三婶婶与三叔吃完早饭之后,便拿着铁锹、香火纸钱、烟酒水果等等上坟的用具,结伴上了山,到了掩映在桃花丛中的那一座座老祖宗的坟前。而正当他们上香填土的时候,忽然间,便隐约听到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大清早的,这荒野山峰上,怎么有孩子的哭声呢?是不是听错了?”老两口对视了一眼,便放下了手中的活。  结果又是一阵吱吱呀呀的哭声顺风传了过来,于是他们便好奇地走了过去。只见在桃花丛的下面真有一个裹着襁褓的,好像刚出生没多长时间的一个婴儿。  老两口赶忙抱了起来,只见这个婴儿那毛绒绒的小脸已经冻得通红通红的。看着四下里毫无一个人影,他们便断定,这是个弃婴,于是,夫妻二人欢喜异常,三步并着两步,一溜小跑便把孩子抱回了家中。  至此,三婶婶便有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她给孩子起名叫做:天赐。  由于是老来得子,把个三婶婶激动的跑到奶奶庙中,对着曹奶奶的塑像也不知道叩了几百个头。  天赐从小是吃百家奶长大的。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天赐很讨村里的小媳妇们的喜欢,她们往往在自家的孩子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就把天赐抱在怀中,把剩余的奶水给天赐吃,再加上三叔给天赐天天挤羊奶喝,于是,天赐也长得是白白胖胖,没有受多大的罪。  三婶婶在有了天赐之后,每年春天还是不忘记给奶奶庙献桃花,于是人们就开玩笑地说:“你已经有了孩子了,还献什么花?何况天赐又不是你生的,说明曹奶奶也没有给你送孩子。”  三婶婶听了之后,便说:“看你们说的,我们天赐就是曹奶奶给送的。你们看看,他的屁股上的那胎记,跟我每次在金童屁股上摸得印记的一模一样。这不是曹奶奶给送的,又是谁呢?”  于是,人们也就半信半疑了。  天赐比我大两岁,可是人家却比我各方面都强。他从小就非常聪明,无论任何玩具,一看便就能仿造出来。而我却只能哭着,哀求父亲给做。上学后,天赐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全校名。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有时候他的成绩甚至于比第二名高出几乎八十多分,因此,每学期在学校排名的时候,往往就不把他排名在,而是从第二名开始排,他已经成了无冕。  什么三好学生、生、学雷锋标兵、数学竞赛名、物理竞赛名、化学竞赛名、英语竞赛名等等,都好像让他给占据似的,就连智力竞赛名他也不让别人。家里的奖状挂满墙壁,把个三婶婶乐的那是整天合不上嘴。  当然,有笑的就有哭的,三婶婶笑了,我却哭了。每次考完试,我的脸上免不了肯定要红肿的,屁股也肯定要开花的,我耳朵里也常常回响着老父亲那恶狠狠的声音:“你看看人家天赐,你他妈的给老子丢人呀!”于是,我便十分恨天赐,心说:“你就不能少考点?”  直到初中毕业,当爸爸看着我六门功课175分的成绩的时候,只能是对天长叹了一声:“逆子啊……”  天赐初中毕业后就考住了重点中学,然后就被保送到了天津南开大学。他是我们村里的个大学生,当然,我也有个,那就是我是村里的个解放军战士。  有一年暑假,三婶婶正在院子里洗衣服,忽然从大门外走进来一个打扮时髦的女孩子,只见她俏生生地问道:“大娘,这里是侯天赐的家吗?”  三婶婶抬眼一瞧,愣了一下,忙着回答说:“嗯,是的,我是她妈妈,你找他有事吗?”  “哦,原来您就是……哎呀,我是天赐的同学,我叫雅倩,他今年假期不回来了,在天津打工挣钱,我顺便来看您一下,告诉您,以免您担心。”说着话,这个女孩子就走进了院子。  “哎呀,原来是天赐的同学呀,喂,老头子,天赐的同学来了,还不出来迎接一下。雅倩姑娘,你快给姨姨进屋里坐。”说着话,三婶婶放下手里的活,顺手在围裙上抹了一把,就领着这个女孩子进了屋。  这个女孩子也真是,进了屋子里后,四下打量了一眼之后,也不嫌弃和讲究,就那么随便一跨退,坐在了炕上,然后问这问哪的,一副讨人喜欢的模样。把个三婶婶窘迫的,生怕弄脏了人家的衣服,赶忙拿起抹布边说话边擦家具。  吃完午饭,雅倩姑娘便大大咧咧地帮着三婶婶洗了锅,然后就跟着在院子里帮忙洗开了衣服,把全院子里的人们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雅倩也没有走的意思,弄得三婶婶心里嘀咕着,不知道该往那里安排人家住宿。  正在三婶婶心慌意乱的时候,村里却来了好几辆警车。这些警察到了大院里,把雅倩姑娘叫到了外边,耳语了一番后,雅倩进来便跟三婶婶笑着说:“我走了,您不要担心害怕,天赐在大学里学习很用功,有我照顾,您就放心吧。”说完话,顺手就塞给三婶婶五百元钱,然后就上了警车,挥手告别而去。  三婶婶望着远去的警车,与院子里的人群一样,目瞪口呆地,楞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后来,人们才慢慢传言,原来天赐的这个同学是某个中央领导的孙女,人家市公安局接到了通知,怕雅倩姑娘出意外事情,只好连夜接回了市里。    【三】  桃花开了又落,柳叶绿了又黄,一年又一年的,就这么不知不觉地过去了。人生也不外乎如是。好多年后,在桃花凋零那时节,我回到了家中。  闲来聊起了三婶婶的事情,听母亲说,天赐毕业后,听说分配到了一个中央的不知是啥部门,没多长时间就把三婶婶两口子接走了,当然院子里的人们也又见到了那个叫做雅倩的女孩子,只不过那时的她已经当了妈妈,领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然后,就再也没有了三婶婶的消息。  听了这个结局后,我不知怎么地就问了母亲一个问题:“妈,您在跟我爸结婚后,上奶奶庙求过曹奶奶吗?”  “这孩子,你怎么就问起这话了,妈在怀上你之前,也天天去奶奶庙拜曹奶奶呢,要不然,你的胯骨上那片胎记,怎么就跟妈妈摸金童的地方一样呢!”母亲有些诧异地回答着。  “哦,那为什么同样是曹奶奶送的孩子,我跟天赐的差别怎么这么大呢?”我还是有点委屈。  “唉,孩子,妈跟你说吧,人家天赐又不是亲生的,也许是天上的什么星宿下凡,来补报三婶婶的苦难和虔诚的吧。妈有你就行了,这也得感谢曹奶奶呢,呵呵.......”母亲发自内心地笑着说。  听了母亲的话语,我内心很茫然,明知道是迷信,但也总是觉得有点奇怪的感觉,于是,我便跟母亲打了声招呼,信步来到了奶奶庙的遗址前。  七十年代,破四旧立新风,红卫兵已经把奶奶庙拆的只剩下一个台子和几堆破砖烂瓦了,奶奶庙已不复存在,成了一个遥远的传说,三婶婶也不再献花,她的故事也已经让人们当做了一个传奇。  我望着眼前这几乎荒芜的旧址,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眼前蓦然间便闪现出儿时在这里玩耍的那一幕幕的情景,它是那么熟悉又是那样的遥远。而这时我仿佛看见了台子上曹奶奶的身影一闪一闪的,她微笑着慈祥地对我说:“孩子,你回来了?”  ……   共 450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春季预防泌尿感染的措施
黑龙江好的医院治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综合 租房资讯 微信小程序应用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