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酒家-小说】七月.流火

时间:2019-09-14 08:32:5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阳光明媚的夏日,蝉鸣让天气显得更加炎热。刺槐花的香味已经远了,彼时的天空却还是那样透彻的蓝,絮状的白云缓缓飘过,很有些惬意的味道。泪萝一下车就被这种恬淡的感觉迷住了,一种想要在这里生活下去的念头让她欣喜。这里没有她想要的金色麦田,亦没有她期待中的梯田和花圃,但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让初次闯入的她舍不得离开。
泪萝拖着行李箱在这个偏远的古镇上行走,惹得路人频频回头观望。大抵这里是极少有游客的,毕竟不是什么风景名胜,就连地图上也甚少标注。她会来到这里只因坐错了车,无奈之下只好选择在人口相对密集的地方下车,她觉得这样至少能找到住所。就这样,泪萝来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古镇。
“你也是冲着那个传说来的吧!”泪萝身后突然有人这么问了一句。
她一回头便望见了一位衣着朴素的妇人,她裂开嘴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对于她的到来,妇人似乎并不惊讶。
“常有人来这里吗?”泪萝有些不解。看大家的表情,若是常有人来这里,大家何至于用那种看珍稀动物的眼神看她。只是,这个人的话让她感到好奇。
“前几天才来了一个人,这不还住我家嘛。你如果没地方去也住我家吧,孩子们都去了外地,我家宽敞。”妇人又笑了笑。
“太感谢您了,我正愁没地方去呢。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旅社,不过我会付您房钱的。”泪萝笑了笑,没有过多防备便跟着妇人往一间老屋走。
还未进门,她便撞见了从屋子里走出来的人,看他的穿着打扮与这屋子的感觉极不相称。一时间,她不知该怎么称呼他。
“出去啊!”妇人冲他笑了笑如是说。
“是呢!这位是?”他看了泪萝一眼而后皱了皱眉。她和妇人看起来不像是亲戚,若是亲戚,想必妇人是会帮她拿着行李的。蓦地,他对这个来意不明的女孩有些排斥。
“呃…我叫泪萝,因为迷路,所以不小心来到了这里,阿姨好心让我来住。”泪萝不好意思地解释说。
“迷路啊!”听她这么说的时候,他似乎笑了一下,眼神也缓和下来。
“你……”泪萝忽然想起方才妇人说有人是冲着传说来的,本想问问是什么传说,却又不太好意思询问,只好作罢。
“我是左以莲。如果你愿意,不妨一起出去走走。”他冲她淡淡地说,眼眸神秘而深邃。
“诶?可以吗?”她有些惊讶地又问了一遍。转而开始询问妇人行礼该放在什么地方,而后便迅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跑了出来。
左以莲站在门口望着湛蓝的天空,不由得又陷入了沉思。泪萝走过来的时候他警觉地回头望了她一眼,像是沉浸在思绪中还没有把自己抽离出来,拧紧的眉头让他显得特别严肃。
“怎么了?”泪萝疑惑地问了一句,不知道他到底看见了什么。
左以莲没有回答,甚至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拧紧了眉头望着她,而后又把脸缓缓转过去继续望着天空。
“喂,你没事儿吧!”她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不明所以地又问了一句。
“没事。”他蓦地皱起了眉头,然后大步往前走,边走边说“想去就快点跟上!”
泪萝深深地望了一眼他的背影,有些许的犹疑。虽说她意识到自己坐错车的时候已经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行了几个小时,以至于来到了这里,但她现在确实还没有弄清状况。随口答应一起出来太不慎重了,她根本都不了解身边这些人,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这样随便跟过去,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呢?心里这样想着,她也便停下了脚步。
“不想去了吗?”左以莲止步回头望了她一眼,有些不解。
“呃,那个,是要去哪里呢?”仓促间她没有想到更好的托辞,只是这样答了一句。
“害怕吗?跟陌生人去了她家,又跟着她家里的陌生人出门!”左以莲缓缓道。
“不,不是,我只是……没错啦,随便跟着一个不认识的人到处走,又不知道是去什么地方,会害怕很正常吧!”泪萝说着说着自己都红了脸,一副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的样子,骄傲得有些可爱。
“你是次来这里吧,不管去哪里对你来说不都是陌生的吗?而且,如果你不相信阿姨,那你晚上很有可能得露宿荒郊,这里可没有旅馆!”左以莲说完又瞥了她一眼。果真是他多疑了吧,这样一个单纯的女孩不太可能是他们的人。想到这里,他突然又偷偷地看了她几眼,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由得拧紧了眉头。
听完他的话,泪萝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过去。

古镇的暮色显得盛大,漫天的红霞像是初春开得热烈的花朵,明艳艳的似乎望不到边。泪萝一直低着头走在左以莲身后,与他保持着大约一两米的距离。每走一小段路,她都会回头寻找古镇的方向,以确认回时的路。
走过了一排排破旧的瓦房,呈现在眼前的便是年代有些久远的雕花楼阁。斑驳的红色和绿色遗留下岁月的痕迹,曾经鲜亮的琉璃瓦上已经堆起了泥土,纤细的野草生在屋顶,原野的风轻拂而过,目光落下之处显得一片萧条。屋前的古井倒像是新修不久的模样,井边的泥土颜色颇深,仔细看去,还有分明的水痕。
“你是要来看遗迹?”泪萝望见左以莲停住脚步朝房子里张望,不禁疑惑地问。
“不,我来寻找传说。”左以莲如是回答。
“传说?”
“据说在这一带曾有一位绝世佳人,某天她突然失踪了,所有人都在找她,但都没有找到。很久以后有人说见过她的灵魂在这里飘荡,她坐在古井旁久久不肯离去。”
“灵魂这种东西随随便便就能看见吗?”泪萝不由得愣了一下。
“当然,也有人怀疑她是被人谋害了,就被丢弃在这古井中,所以后来的人就重新掘了这口井,只是什么都没找到。有传言说如果见到了她就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有很多人来这里寻找她的灵魂,但却再也没有人见过。”
左以莲并不理会泪萝的问题,语毕,他缓缓朝古井走去。他在古井边静静地站了好一阵子,这才弯腰抚摸井口,温柔的动作像是不忍心伤害它。许久,他又朝井中张望,像是在寻找什么。
“喂,你来这里的目的难道是为了寻找传说中的灵魂?”泪萝半信半疑地问。
听见她的声音,左以莲以慢半拍的动作回头望了她一眼,深邃的目光让她感到恐惧。
“害怕吗?”过了许久,左以莲如是说。
“嗯……虽然我很想说不可能有灵体鬼魂什么的,但又觉得有些东西本就无法解释,所以选择回去似乎更好一些。”泪萝这样说着,竟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
“嗯。”左以莲蓦地淡淡一笑,基本上已经确认面前的这个女孩很单纯,也就彻底放下心来。
“那我回去了!”泪萝不太明白他说的“嗯”是什么意思,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一会儿我们一起回去吧,我们走了很多路,你一个人单独回去也不安全。”左以莲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倒是显得真诚。
犹豫了一下,泪萝仍是选择跟他一起往前走。
走了不多远,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处废墟,残留的墙壁已经有了明显的裂痕,青翠的爬山虎攀援而上,热烈的颜色与灰白的墙壁形成鲜明的对比。墙体空出了一个窗户大小的方洞,一名女子慵懒地坐在上面,微风拂动着她轻柔的白衣裙,她把双手搁在膝盖上,然后缓缓转过脸望着他们微笑。
“喂,这个不会就是你说的那个吧……”泪萝紧张地扯了扯左以莲的衣角如是说。
左以莲没有回答。他怔怔地望着面前的女子皱了皱眉,而后露出孩子般灿烂的笑容喃喃地说:“千颜,你终于肯见我了。”
看见他的表情,女子似乎愣了一下,转而忧伤地笑了笑,欲言又止。泪萝望着她,竟不知她是人还是鬼。
“之前你都不出现,这次是见我带了别的女孩来吗?”左以莲注视着面前的人,拧紧的眉头让他显得哀伤。
女子低眉露出苦涩的笑,终是什么都没能说出口,然后起身朝里走。浓郁的黑色悄无声息地湮没了她的背影,清风拂过,一种彻骨的悲伤感忽然让人想要落泪。
左以莲突然开始奔跑,他一径绕到废墟后面,通过楼梯爬到了二楼的那个位置。泪萝望见他在女子出现的地方闪过,然后又匆忙朝里走,随之,他便没入了黑暗中。
望着眼前空荡荡的景象,泪萝忽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暮色越来越浓,她在废墟前站了许久,正欲离开,这才瞥见左以莲出现在方才那名女子出现的地方。他站在二楼的窗台边冲她笑,寂寞而清冷的笑容让他显得忧伤。转身的时候他又朝女孩消失的地方看了一眼,许久不曾挪动脚步。
泪萝静静地等着他从废墟里出来,莫名的,内心觉得有些疼。
回行的时候左以莲和泪萝都掏出手机照亮了脚下的路,两个人肩并肩沉默地走着。左以莲什么都不说,泪萝也不问。
“刚才的事不要跟阿姨提起。”快到小镇时左以莲突然说。
“什么事?”泪萝有些茫然。
“在刚刚那个地方见到千颜的事!如果她问你我们一起出去做什么,你就说是散步,没什么特别的,这也是为你的安全着想。”左以莲说得平静。
“嗯!”泪萝依旧没弄清状况。
“你明天会走吗?”左以莲又问。
“本想留下的,但我想还是早点走比较好!”
“你可不可以留下来帮我?”左以莲忽然停住了脚步。
“帮你?不太明白。”
“我希望你能留下,我怕你走了之后……”说到这里,左以莲突然止住了,他蓦地想起了千颜苦涩的笑容,不由得拧紧了眉头补充了一句“看你自己的意愿吧。”
“哦,好吧!”泪萝含糊地应着。其实她心里还很犹豫,早先想要看风景的心情已经没有了,这些人的对话让她觉得这里似乎隐藏着什么,越是探究就越会遇到危险。不管是妇人还是左以莲,她都不能完全去信任他们,特别是在有关那个传说的事情上。但是望着他痛苦的表情,她又想留下。
回到古镇的时候老远就看到妇人正在门口张望,见他们回来,也便笑眯眯地迎上去说:“饭菜都做好了,就等你们回来吃!”
“谢谢!”左以莲客气地笑笑,泪萝也跟着笑了笑,以示礼貌。
三个人一起吃完晚饭,左以莲便叫上泪萝去了屋外的一棵古树底下坐着。这里大约是镇上人乘凉的地方,树下有张凹凸不平的石桌和几个石头凳子,石桌上还画有象棋盘。树上挂了只小灯泡,橙色的光打下来,依稀能辨得清棋盘上的字。
泪萝疑惑地望着面前的左以莲,月色朦胧,灯光微弱,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很犹豫,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让你帮我。我不想看她难过,但是我想见她,想带她走……”左以莲低沉着声音如是说。
“你说的她是指的那个女孩,你叫她千颜的那个?”
“她叫林千颜,我们很早就认识了。曾有一段时间,千颜一直跟我说她在重复一个梦境。梦里的地方很奇特,只要顺着山路一直走就可以到一个洞穴,洞穴的入口处是扁平的,只能缓缓爬进去,但是到了里面之后就有很庞大的空间。洞穴里有很多人,他们穿着奇装异服,有篝火,有牛羊,像是在举行什么仪式。千颜在梦中来到了那个洞穴,一个陌生人将她带到了洞穴的另一边。那是一面悬崖,悬崖伸出的一块大石头上有副巨大的棺木。上山的时候分明是夏天,但是通过洞穴来到悬崖边的时候地面却被白雪覆盖着,而阳光仍像开始一样灿烂。那个带千颜去棺木旁的人告诉她,棺木中去世的人是族长,在等待机会复活。而悬崖下面的那个古镇就跟我们现在所在的古镇同名。”
“所以你们来到了古镇?”泪萝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嗯。在连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她睡着了就会出现这个梦。一次的梦境里,那个人笑着跟千颜说你要让他复活。随后千颜就病倒。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寻找古镇,终找到了这里。当我告诉千颜之后,她却一个人来到了这里。随后我便失去了她的消息。”左以莲说完沉默地低下了头。
“我记得你说这里曾有一位绝代佳人,某天她突然失踪了。后来她的灵魂在古井边游荡,一直不肯离去。莫非这个绝代佳人……”
“就是千颜。”左以莲说完怔怔地望着泪萝。不知道是眼的错觉还是什么,他觉得面前这个女孩眉目间和千颜有些相似。
泪萝倒抽了一口凉气,也就是说她在那片废墟见到的穿白裙的女子真的是鬼魂,而她竟然在这个古镇莫名去世了。
“你来这里……是为了查清她的死因?”泪萝试探着问。
听见她的话,左以莲愣了一下,转而笑了笑说:“你倒真的相信了鬼魂一说啊!”
“不是都见到了吗?”
“嗯,也是呢。”左以莲望着眼前的女孩,不由得又陷入了沉思。
过了许久,妇人缓缓朝他们走过来。
左以莲望了她一眼,转而对泪萝说:“如果你想留下来欣赏风景也可以,这里虽不是风景胜地,倒也不错。”
“嗯。”泪萝应得勉强。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该去睡了!”左以莲说完起身等她一起往小屋走。
妇人见他们准备回来,也便停住了脚步。月光洒在她脸上,左以莲狐疑地望了她一眼,见她似乎在笑。
“喂,害怕吗?”左以莲转头问泪萝。

共 905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精彩的玄幻小说。小说讲诉了一个痴情男子左以莲坚持寻找爱人的故事,其实很久之前他便已知道,爱人早已不在属于这个世界,只是不甘心面对现实,觉得努力寻找就会寻回真爱。当一切真相大白,才明白离开的人永远不会再回来,唯有珍惜眼前人才不会再有遗憾。小说的特点在于营造气氛很到位,让人深入其中,疑团丛生,内心紧紧被小说情节所吸引。读完之后,更有一种对人生的思考和感悟。推荐阅读。【编辑:故事中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 09 5】
1 楼 文友: 201 -0 -09 15:00:42 痕痕的玄幻小说,比较独特。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 -11 10:49:56 辛苦故事了,嘻嘻O( _ )O
2 楼 文友: 201 -0 -09 15:01:11 加油,期待更多佳作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楼 文友: 201 -0 -09 2 :09: 7 果然有大家风范,候鸟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崇尚真理,坚持原创。
回复  楼 文友: 201 -0 -11 10:52:19 比起你的那篇《落红》,感觉我的很不伦不类,说起来在文字的雕琢方面,我还得向你多学习。
4 楼 文友: 201 -0 -10 17: 2:40 现在能够让人安静看完的文字不多了,这篇在不知不觉中看完了,痕的功力更进一步了。此篇像一个古老的梦境,如真亦幻,但愿左以莲会忘却失去千颜的悲伤,而泪萝的选择也是对的,现世的幸福、当下的真实才是的选择,至于死后的事还是留待死后再说吧。 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用心恰恰无。
回复4 楼 文友: 201 -0 -11 10:57:56 嘻嘻,悠云的肯定让我更有动力了呢。关于泪萝的那个描述,你说得蛮对的,嘿嘿,抱抱。O( _ )O
5 楼 文友: 201 -0 -11 1 :1 :10 七月流火,八月未央。当时觉得七月后面接流火,不仅是天将转凉的意思。其中也包含着思念。每年的七夕之后就是中元佳节,每当这个时候,人们就会放河灯祭奠逝去的人。火红的莲花灯漂浮在水面上,延绵像大海的方向,是真正的火照之路。水面上的灯与水面之下的灯影,以水面为界交相辉映。七月的流火是人心的追忆,如同那中元的河灯。每一个人都在追逐自己的念想,所以别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每一个梦境,都是本质的一种折射,就像每一个灯影都对应着一盏河灯,同时也牵绊着一份思念。以织梦者的姿态出现的你,牵绊你的是什么呢!或者说你也如那似流火的河灯,虚与实之间存在着角度,所以看到的都是明灭闪烁的梦幻。不过,人生本来就是如梦如幻的吧!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到也不过是天凉好个秋而已! 游离红尘观风云,但愿逍遥为魅影。
回复5 楼 文友: 201 -0 -14 20: 8:04 你也知道七月是我取的,流火是你取的呀,那你的同题文呢。你看,不要让我变得这么啰嗦么,一直催你。话说其实我不太知道中元节在什么时间,不过怎么说呢,总觉得我没能写出那个感觉,关于一个人的执著与念想。那个时候你问我他要的是什么,其实我一直没弄懂,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写她为他而死,也就导致终成不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而另外一个人的存在,既不是追求者也不是替代品,她仅仅只是一个旁观者而已。很多感情本不是一个爱字就能解决的,相对来说,爱反倒容易些,倒是别的反而说不明白。
6 楼 文友: 201 -0 -1 11:27:19 痕的玄幻小说,一直以来,是其特有的,天马行空的思绪中,总带给人深深的思考。
欣赏来迟,问好!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回复6 楼 文友: 201 -0 -14 20:40:27 嘻嘻,问安,感谢山泉兄百忙中还抽时间来看我的文。握手。然后,顺便叫上故事去喝酒 O( _ )O
7 楼 文友: 201 -0 -16 11: 1:49 喝酒么?嗯,一定要叫上我撒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8 楼 文友: 201 -09-26 21:59:55 听你说起这篇文,就特地跑过来看了。
关于梦境,传说,寻找,放手,回归。
这些情节被很好地放在同一个故事里,呈现出亦真亦幻的感觉。
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世界的寻找和相信。
还有似是而非的执念。
那些不属于物质的存在。
我是相信的。
如同信仰。 执执念而死,执执念而生,是为众生。小儿脾胃虚弱饮食方
一岁宝宝流鼻血
远大医药立可安功效与作用
小孩为什么不爱吃饭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